宝马假彩票案捅开中邦彩票业现行体例的三大弱

2018-11-06 12:25

  新华网北京6月13日电(记者鹿永建 刘书云)陕西宝马彩票系列案件捅开了中国彩票业繁荣表面下的种种问题,现行的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各成一体的发行体制已经成为彩票业进一步发展的体制性障碍,它不仅带来产品同质竞争,而且拖住了一部系统的彩票发行管理行政法规的出台,还造成监督不力,发行体制改革已是迫在眉睫。

  的公信力,所以私彩是决不允许的,谁来代表政府来发行彩票也是一件极其严肃的事。自1987年我国发行福利彩票,1994年发行体育彩票,至今已筹集资金572亿元。隶属于民政部的中国福利彩票中心和隶属于国家体育总局的中国体育彩票中心,作为彩票两大发行者为中国彩票业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但是另一方面,两大彩票发行中心在彩票业中的处境越来越尴尬,现行的彩票发行制度非改不可了。

  一是各成体系,恶性竞争,不规范操作时有发生。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我国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发行各成体系,从业人员众多,但是从游戏规则上看,所发行的彩票无非是即开型彩票、数字型彩票、乐透型彩票和足球竞猜型几种,除了足球彩票由体育彩票中心发行外,两大中心在另外几种产品上进行同质竞争。双方为了争夺市场份额进行事实上的价格战,最终结果往往以损害公正、公开和稳定的游戏规则来达成筹资目的。

  二是政企不分,监管不力,案件不断。作为有明确行政隶属的事业单位的福彩中心和体彩中心发行经营彩票,实际上是在进行企业化运作。作为监管部门的财政部,其监管职能由财政部一个处来具体实施,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实际的监管是由两大中心的上级主管部门民政部和国家体育总局来实施,本质上是一种自我监管。自我监管的隐患不言而喻,今年2月5日福彩双色球2004009期摇奖录像出现录像出现“双色球摇奖录像造假”事件就是一例。陕西宝马彩票案发后,陕西体彩中心一系列负责人从后面被挖了出来。

  三是部门利益造成屁股指挥脑袋,影响立法的公正,拖住彩票管理法制化的后腿。中国彩票立法的呼声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至今没有列入立法规划。重要原因之一是立法机关无法协调两大发行机构的利益。目前,中国彩票公益金的分配使用由财政部监管调剂,财政部之下由十个部委分配公益金收入,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两部门占据公益金的50%,其他的一半由财政部向助学、残疾、环保、社保及2008年奥运会等八大领域分配。各主管部门纷纷要求扩大自己的公益金分配额度,教育、建设、西部开发等众多部委也提出要从彩票收入中分一杯羹。在这种情况下,立法部门要协调各部门的关系,则彩票法会遥遥无期,这对中国彩票业的长远健康发展极为不利。

  改革势在必行,改革之路应当抓紧探讨,总的方向应是发行机关从行政部门脱钩,学习国外成熟经验进行合理设计,作为企业并按市场规律运行。监管部门不论是放在财政部门还是成立专门化的监管机构,都必须职责明确,人员到位,名副其实,依照有关法规,切实负起监管职责,以保障彩票业的健康发展。(完)